首页
行业
光大系高管接连被查!牵出50亿并购迷案 业内:或有资本外逃嫌疑
发布时间:2021-12-02 09:05 来源:风暴眼

核心提示:

1、11月30日,有媒体报道称,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核心事由可能涉及2016年轰动一时的“MPS事件”。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MPS事件”不仅是暴风集团由盛转衰的转折,也令光大证券陷入颓势,并为此付出了数十亿元的代价。某业内人士表示,该事件存在明显漏洞,背后或有涉事人员涉嫌转移资本的目的。

2、事实上,从当年“乌龙指事件”到“MPS事件”,光大证券近年来负面频出,不仅拖累业绩,还持续遭遇人事动荡,这家老牌券商的发展之路走得并不顺利。而此番被爆“带走调查”的薛峰,更是因“一言堂”、“培养嫡系”等行事风格被内部诟病,由此也暴露出光大证券内部管理混乱的弊病。

-------------------------------------------------------------------------

时运不济,流年不利。

形容曾被寄予厚望的光大证券,这八个字再不为过。

11月30日,有媒体报道称,光大证券前董事长薛峰已于数月前被有关方面带走调查,核心事由可能涉及2016年轰动一时的“MPS事件”。

这一消息的不胫而走,令昔日这桩价值52亿的出海并购再次走入人们的视野。

人们才发现,时间已悄然走过五年。

2016年,还没走向末路的暴风集团与光大证券旗下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牵头,用2.6亿元撬动52亿元资金,收购了红极一时的国际体育版权代理巨头MP& Silva Holdings S.A.(下称:MPS)65%股权。

然而,收购完成仅两年半,2018年10月,MPS突遭破产。由此,这一收购项目宣告“暴雷”,危险开始蔓延至大洋彼岸的各个收购参与方。

时移世易。

五年后的今天,MPS不复存在,暴风集团成为历史,冯鑫被置于高墙内,光大证券多位参与该项目的要员受到严肃处罚和处理,直到此番引咎辞职已有三年的薛峰被传配合调查。

薛峰

与此同时,凤凰网《风暴眼》发现,这起海外并购的“余震”不只体现在各参与方的人事巨变上,作为主角之一的光大证券,更是因此颓废至今。

“MPS”也因此彻底刻在了这家老牌券商的年轮中,成为了“乌龙指”事件后,光大证券又一次元气大伤的劫难。

1、50亿风险漏洞遭“无视”?业内人士:或有资本外逃嫌疑

“企业家之间形成一种风,都在考虑对外投资,其中也不乏有一部分是过热的情绪,投资具有盲目性,有的人也是事情做得很急……比如投一些体育、娱乐、俱乐部,对中国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同时在外面还引起了一些抱怨。”

2017年两会期间,央行行长周小川的一席话,被外界认为是“跨境直接投资”降温的序曲。

2017年两会期间 周小川(图源:人民网)

在此之前,以海航、万达、乐视为代表的国内企业竞相在海外追逐资产,壕气十足。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海外并购交易总额达到2174亿美元,创历史新高的同时,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境外企业的最大收购国,占据全球16.4%的市场份额。

数据井喷的背后,是一个个不差钱的中国买家们,用各自的本领上演投资艺术,共同将这场盛大的跨洋狂欢气氛推向了高潮。

数据来源:汤森路透、普华永道(凤凰网《风暴眼》制图)

这其中,暴风收购MPS格外夺人眼球。

作为曾经的资本宠儿,暴风集团于2003年成立,并在2007年冯鑫收购暴风影音后正式迎来崛起。

2015年3月,暴风集团登陆资本市场,并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板”的神话,一战封神。

然而,“一代妖股”的光环并不持久,冯鑫和暴风的高光时刻,仅维持了三年。

2018年7月,冯鑫持有暴风集团的所有股权遭到质押或冻结,一年后,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职务侵占罪被批准逮捕。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暴风的陨落,逃不开收购MPS这一劫。

2016年,彼时正值体育版权被追捧,乐视体育融资速度和规模一时风头无两,素有“小乐视”之称的暴风集团为了复刻成功,相继推出了暴风体育产品,并迫切地将目光转向海外体育版权操盘公司。

闪着金光的MPS就这样走入冯鑫的视线。

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当时,其创始人Riccardo Silva拿下了意甲部分球队的全球媒体版权。随后的十年里,MPS迅速在赛事版权上攻城掠地——

2007年,MPS在新加坡设立了一个总部办公室,用于将欧洲足球联赛赛事版权出售予亚洲电视转播商;

2010年,随着与阿森纳球队达成的合作,MPS的总部迁移至伦敦;

2013年,MPS拿下了全球51个地区的英超转播权。除此之外,该公司还购买了特定地区的F1版权;

2015年初,MPS开始拓展美洲业务,购买了NFL的欧洲转播权。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华尔街有句名言,“如果并购没有结果就上了新闻,你就会有很大的麻烦,公司收购消息一旦泄露,很多人都会参加竞购,甚至还有他们的兄弟。”

为了以最快速度且最大把握地拿下MPS,冯鑫找到了时任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

2016年5月,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与暴风集团共同设立SPV(特殊目的载体)——上海浸鑫投资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光大浸鑫),以2.6亿元撬动52亿元资金,收购了MPS 65%的股权。

据彭博社的相关报道,在这场交易中,MPS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

向来富贵险中求。

只是,谁也不曾想到,被寄予厚望的MPS在被收购后却开始失速。

2017年10月,MPS自2004年创立以来首次失去意甲版权。随后又先后失去了英超、苏超、美洲杯、解放者杯、南美杯版权,并陷入与多家俱乐部及世界级赛事的合同纠纷与官司。

一年后,MPS遭英国高等法院破产清算,14年的发展戛然而止。

MPS的崩盘,迅速传导至光大浸鑫和暴风集团。

高杠杆的雷,开始引爆。

据光大证券此前披露的信息,光大浸鑫在收购MPS时共募集资金52亿元,其中优先级出资人民币32亿元、中间级出资(即夹层资金)人民币10亿元、劣后级出资人民币10亿元。

这其中,招商银行和华瑞银行作为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分别出资28亿元和4亿元;10亿元中间级出资主要由冯鑫负责募集;而光大浸鑫作为劣后方,在整个盘子里仅出资6000万元。

但同时,光大浸鑫与优先级合伙人签定了《差额补足函》,向两名优先级合伙人承诺,全额补足后者不能实现退出的差额部分。

也就是说,光大浸鑫不仅要承担来自MPS倒台的巨额损失,还要负责给招行和华瑞兜底。

《差额补足函》令对簿公堂的光大一方毫无还手之力。

2020年8月,光大证券发布公告,其子公司光大资本被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6亿元,光大与两名优先级合伙人不欢而散。

一边是一地鸡毛,一边却是金蝉脱壳。

由于光大浸鑫在收购时没有与对手方签订收购的标配文件——“禁止竞业协定”,以致MPS三名创始人在MPS破产后很快自立门户,不仅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与布局,还成立了新的版权公司,在体育圈依然风生水起。

MPS创始人之一Riccardo SilvaF

对于整个收购过程,某券商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存在明显漏洞,或有故意的资金外逃嫌疑”。

该人士分析认为,光大浸鑫作为劣后方,一方面仅出资6000万,另一方面却要面对近50亿的风险敞口,风险和收益极为不匹配,且并未对相关风险进行相应的防范和处置,包括未质押冯鑫持有的暴风集团股权以及未与交易方签订竞业协议,“作为一家老牌券商,难道是不知道风险的度量和转移?”

对于收购中存在的明显漏洞,上述人士指出,光大证券应承担主要责任。

作为收购的关键角色,光大证券确实折损严重。

2019年,包括首席风险官王勇离职,光大资本总裁代卫国被免除职务,MPS项目负责人、光大资本投资总监项通被检察机关批捕。

2020年6月,上交所下发纪律处分决定,时任董事长薛峰、时任执行总裁兼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周健男、时任独立董事兼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徐经长、时任董事会秘书朱勤均被通报批评。

据光大证券现任董事长闫峻透露,对于海外投资爆雷事件,共有8名主要人员被严肃问责,分别给予其职务、纪律和经济处罚。

“在一家券商内部,风控的专业性和法律的严谨缺一不可。MPS项目如此大的漏洞,光大证券作为有经验的机构却出了问题,是什么原因?只能说,券商老人都不敢这么干,如果不是‘不知金融为何物’,就是故意而为的资金外逃”,上述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表示。

此前,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曾指出,“有一些(海外并购)在直接投资的包装下,转移资产。”

值得注意的是,在MPS收购暴雷后,光大证券曾试图向监管层“伸冤”,但却遭到上交所悉数驳回。

上交所表示,光大证券及有关责任人关于MPS项目复杂、核查困难、被动分阶段披露等异议理由均不成立。“MPS项目涉及金额大、投资风险高,属于对公司财务报表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事项,公司及相关责任人理应对该项目保持高度注意和持续关注。”

亦有银行业人士分析称,大家都知道靠并购项目挣钱很难,在海外并购热潮中,也有不少企业借并购的名义,实际上则是向外转移资产,“有些交易肯定是不真实的,海外的项目很难去审核。”

从2017年开始,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存在的非理性、异常的、动机不良的、假借并购之名行资产转移之实的海外投资行为成为了监管的重点。

此前,有消息称,冯鑫出事,可能事关向光大证券相关人士行贿,以及在这10亿劣后资金募集过程中的行贿行为。

而今,薛峰被传调查,或将进一步拨开昔日这笔离奇收购背后的迷雾。

2、老牌券商遭遇“流年”:业绩受挫、人事动荡

如果说MPS收购是压倒暴风的最后一棵稻草,那么对于事件另一主角光大证券来说,或许不足以致命,但足以令这家老牌券商再次感受到切肤之痛。

2020年8月,光大证券发布公告,其子公司光大资本被判决向招商银行、华瑞银行合计支付35.16亿元。

这只是冰山一角。

事实上,从2018年至2020年,光大证券连续三年年报为MPS项目计提预计负债,三年分别计提金额为14亿、16.11亿元、15.50亿元,合计为MPS项目承担实现损失45.52亿元。

除了计提巨额减值,为了走出MPS事件的阴影,光大证券还经历了高层大“换血”,包括时任董事长薛峰、首席风险官王勇、执行总裁周健男、合规总监陈岚、业务总监潘剑云、董事居昊、董事孟祥凯等在内的多位核心角色相继离职。

祸起萧墙。

资料显示,薛峰,山东淄博人,本科系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硕士和博士为东北财经大学毕业,系时任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东北财大校友及手下爱将,拥有央行及银监会双金融系统出身。

2013年,光大证券因“816乌龙指”事件,导致经营管理层发生巨大变动,薛峰临危受命,成为光大证券新掌门人。

曾有接近薛峰人士表示,“薛峰很有战略眼光,属于实干型领导,说话出口成章,具个人魅力,在员工中也威信颇高。”

“威信高”的另一面,也是被不少内部员工颇为诟病的“一言堂”风格。

比如MPS收购一事,有媒体透露,该项目曾在光大证券内部引发不小争议,并曾被多名投票成员投出“弃权”票。

但终因薛峰对光大资本的偏爱,令MPS最终强行通过。而对此案表达异议的人士,因此事先后离开光大证券。

“这场案件牵扯的人非常多,冯鑫并不是主要的涉案人,只是因暴风被推向了前台,被架在聚光灯下炙烤。”一位知情人士讳莫如深。

传言称,薛峰掌舵光大证券后热衷于培养“嫡系”并给予重权。

如近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纪委调查的光大证券投行总经理杜雄飞,其个人履历显示,在2013年6月加入光大证券后,杜雄飞历任固定收益总部董事、固定收益总部总经理、债务融资总部总经理,并于今年1月起任光大证券债务融资总部总经理、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是公司两大业务板块的“一把手”,而其正是薛峰“副手”。

对于薛峰培养并扶持党羽上位的原因,某券商人士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可能是因为薛峰在证券业内从业经历短,没什么资历。”

除了因MPS事件而招致的人事动荡外,光大证券还曾因多位研究员组团离职而引发市场关注。

去年末,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胡雅丽、副所长裘孝峰、所长助理金星先后离职,均为光大证券研究所骨干。此外,还有多位分析师被爆离职。

再早之前,2016年10月出任光大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的彭文生也离职加入了中金公司。

凤凰网《风暴眼》梳理发现,光大证券内部动荡由来已久,曾7、8年更换5任研究所所长。

2007年初,时任光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勇突然宣布离职;三个月后,追随李勇而加入光大的高善文也宣布离职,后者曾带领宏观经济研究团队连续三年(2004年到2006年)蝉联业内第一地位。

李、高二人的相继走出,令光大证券研究所明显受挫,研究业务由此开始走下坡路。甚至业内传言称,“光大研究所主要人员已达成口头约定,和高善文一起离开光大证券”。

对于光大证券研究所的人员流失,市场普遍认为是待遇及管理出了问题。

有媒体曾报道,光大研究所待遇不高是业内共识,而离职潮的导火索则是2006年牛市大丰收后的利益分配问题。光大内部称,股票销售交易部盈利研究所和光大证券五五分成,最后却全部光大证券拿走。

某券商人士向凤凰网《风暴眼》透露,与同业相比,光大证券的内部管理以及激励机制均不到位。

亦有市场人士曾一针见血指出,光大证券内部高层派系林立,“尤其是集团派与本土派管理层对立严重,导致管理机制不顺畅。”

时间再向前推,光大证券的“流年不利”早在“乌龙指”事件爆发时就已埋下伏笔。

2013年8月16日11点05分开始,中国石化、工商银行两只权重龙头在短短半分钟内相继出现跳涨并封上涨停板,由此带来上证指数飙升,在不到一分钟时间内,飙升逾100点,多只个股跟涨。

传闻蜂拥而至,直到当天收盘后,随着证监会新闻发布会召开,真相浮出水面——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某交易员使用其套利系统时,操作失误,由于该系统采取自动下单软件,才造成多股集体拉升异动。

“乌龙指”事件不仅载入中国证券史册,更是令光大证券险些遭遇灭顶之灾——1.94亿当日损失、无数投资者跟风损失惨重、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并罚没5.23亿、市场形象及品牌声誉一落千丈,并引发新一轮券商整顿。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如果说薛峰是“乌龙指”事件后临危受命,把光大证券从低谷慢慢扭转走向正轨的功臣,那么,显而易见,他又因MPS收购事件成了把光大证券推下悬崖的肇事者。

而如今,薛峰配合调查的结果未公布,正如脱离了他的光大证券,不知道又要用多久时间来“疗伤”一样,尽是未知。

对此,凤凰网《风暴眼》将持续关注。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滴滴宣布在纽交所退市 将赴港上市

上一篇:禁止协议控制架构企业在境外上市?证监会回应:消息不属实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