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平台
康美药业创始人如何掏空公司后资产转移,数年造假近900亿
发布时间:2021-11-22 08:08 来源:首席商业评论

1.png

意济苍生苦与痛,情牵天下喜与乐。

 ——音乐电视  《康美之恋》

2007年,央视“著名企业音乐电视展播”中,一曲《康美之恋》风靡全国。谭晶演唱,任泉和李冰冰担纲主演,在明丽的山水之间,男女主人公的爱情与传统中药的炮制过程,让整首MV风格清新雅致,词曲饱含深情,堪称经典。一时间,让很多人知道了康美药业。 

但现实,与那首MV表达的情怀大相径庭,济苍生成了彻彻底底的骗苍生。 

01

牢狱之灾

11月17日,广东省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康美药业原董事长、总经理马兴田等12人操纵证券市场案公开宣判: 

2015年至2018年期间,马兴田伙同他人,违规筹集大量资金,利用实际控制的股票交易账户自买自卖、连续交易,操纵康美药业股票价格和交易量。 

马兴田还组织、策划、指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财务造假,向公司股东和公众披露虚假经营信息;故意隐瞒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116亿余元不予披露。 

2005年至2012年期间,马兴田为康美药业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港币790万元,人民币60万元,康美药业及马兴田均构成了单位行贿罪。 

根据一审判决,马兴田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以及单位行贿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2.jpg

马兴田

而在此前的11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投资人集体诉讼康美药业也做出判决,此次判决,被称为“全国首例证券集体诉讼案”: 

康美药业承担5.5万名投资者损失总额24.59亿元,同时,判决中特别明确了其他各被告尤其是实控人、时任董监高等应承担的责任比例。 

其中,康美药业实际控制人马兴田、许冬瑾,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邱锡伟,财务总监庄义清,职工监事、副总经理温少生,监事马焕洲和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正中珠江合伙人、签字会计师杨文蔚承担100%连带赔偿责任。 

对上市公司来说,独立董事被市场戏谑为“闭着眼睛签字”。前所未有的是,康美药业的这帮闭着眼睛签字的五位独立董事也收到了应有的惩罚:其中,江镇平、李定安、张弘承担10%连带责任,约2.459亿元;郭崇慧、张平承担5%连带责任,约1.2295亿元。 

哭笑不得的是,康美的独立董事遭到连带处罚,导致在一周之内19家A股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密集辞职。据报道,康美的五位独立董事年薪很低,其中薪酬最高的独董为李定安,年薪16.8万元,薪酬最低的张平年薪仅5万,这次五个人要被罚3.68亿,让这些平常“闭着眼睛签字”的独董们叫苦不迭。难怪市场人士直言:康美案后,担任A股公司独董的风险太大了。 

康美药业财务造假案也是迄今为止,法院审理的原告人数最多、赔偿金额最高的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 

02

大骗天下

2018年的10月16日,位于深圳福田区的一栋大楼里,一篇财务分析文章悄然上线,这篇文章名为《康美药业盘中跌停,疑似财务问题自爆:现金可疑,人参更可疑》。 

文章的作者是两个年轻人,一个叫付彦龙,另一个叫林熙明。当时,这两名作者就是两名普通的打工仔。他们发现,在康美药业的财报中,2015年到2017年,公司账上分别有158亿元、273亿元和341亿元的货币资金,但这家公司却仍然在大量贷款。而且,利息支出比利息收入要多很多。对此,研究财务的付彦龙和林熙明很不理解。 

质疑康美财务造假的研究报告在网上公开发表,当天,康美药业的股票跌停,此后三天连续跌停。也就在10月16日当天晚上,证监会紧急成立康美药业核查小组,第二天,核查小组迅速进入康美药业,调取相关的财务凭证,就此展开对康美药业的财务调查。 

证监会的调查持续了将近半年时间,直到2019年4月康美药业披露年报。 

当时的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营收193.56亿元,同比增长10.11%;实现净利润11.35亿,同比下滑47.20%。在发布年报的同时,康美还同时发布一份《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其中写道: 

由于公司采购付款、工程款支付以及确认业务款项时的会计处理存在错误,造成公司应收账款少计 6.41亿元;存货少计 195.46亿元;在建工程少计 6.32亿元。公司核算账户资金时存在错误,造成货币资金多计 299.44亿元。 

近300亿的货币资金就这么在公告中轻描淡写表述为会计失误。震惊了整个A股市场。“白马股”突变“黑天鹅”,引得资本市场一片哗然,有文章指出:康美药业正在挑战资本市场的底线。 

3.jpg

2019年5月17日,证监会披露了康美药业“三宗罪”: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康美药业此次财务造假不仅是历史造假金额最高的一次,还是态度最恶劣的一次。 

当时,证监会的措辞史无前例的严厉,称其为“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实施财务造假行为,恶意欺骗投资者”,并指出“康美药业等公司肆意妄为,毫无敬畏法治、敬畏投资者之心,丧失诚信底线,触碰法治红线,动摇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根基”。 

2020年5月,证监会下达行政处罚决定,行政处罚中查清,康美药业《2016年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225亿元;《2017年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299亿元;《2018年半年度报告》虚增货币资金362亿元。累计虚增货币资金886亿元。公司还未按规定披露期间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累计非经营性占用116.19亿元的关联交易。 

当时的处罚是:对康美药业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21名责任人员处以90万元至10万元不等罚款,对6名主要责任人采取10年至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03

马兴田夫妇的戏

广东普宁,下架山镇碗仔村,这个大山深处的古老村落历史悠久,四面环山,是一个以马姓为主的村落。因从这里走出不少富商,被当地人调侃为“马总故乡”,其中最为知名的“马总”,便是马兴田。 

1969年7月,马兴田在碗仔村出生。当时村里普遍家里都不富裕,马兴田家里也苦,其从小就帮父母做农活,与村里小孩并无不同。读书时的马兴田很普通,没有听说过他有什么特别的事迹。 

上世纪90年代,苦出身的马兴田生命里的第一位贵人是他的妻子许冬瑾,也就是康美药业2019年财报中声称“会计失误”财务负责人。 

1997年,年仅28岁的马兴田创建康美药业,其中许冬瑾及其母亲许燕君均为发起人。许冬瑾的亲属产业颇丰,其母族亲属关联的企业还有普宁市业帅织造、香港易真有限公司。 

4.jpg

马兴田(左)和许冬瑾(右)

许冬瑾生于富裕之间,见识不凡。在当时,这位后来身兼广州中医药大学副教授、中国中药协会委员会专家的女子鼓励自己的丈夫:抓住中药机遇,将小工厂变成上市公司。 

已是县城首富的马兴田很激动,但是他认为,机会不在中药。让康美药业起家并冲上A股的是化学制剂西药。一两年中,他们就研发出了多种主要面向老年人的国家级新药,比如治疗“老年人尿频尿急尿失禁”的盐酸丙哌维林。 

“最早我们是做化学药的。”马兴田回忆说。1998年,康美药业化学药生产基地通过国家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GMP认证,同年,成功研发出络欣平、利乐、诺沙等多个国家级新药。直到2001年上市,康美药业都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化学药品厂。 

“A股上市募集到资金后,我们就觉得,做化学药很难有新的快速发展。”事实上,化学药新品研发周期长、风险大,而且继续往前走会有太多的大山需要跨越。这是马兴田一直在焦虑的问题,转型已然势在必行。 

广东省中医院的一次内部改革成了马兴田进入中药饮片市场的契机。当时,中药材的质量问题屡受质疑,即便在医院内部,老中医们对药材质量也表示不满。于是,院长决定不再由医院管理药房,而是找外面更专业的人来做。由于背靠普宁中药材市场的区位优势,康美药业争取到了这个机会。 

2012年,康美药业登上“广东纳税百强企业”的榜单。根据普宁人民政府网上发布消息,当时的康美药业以5.556亿元的纳税额首登百强榜第95位,成为粤东地区首家上榜的民营企业,揭阳市唯一上榜企业。 

2015年,马兴田家族以310亿元的财富位于胡润百富榜的第47名。普宁人民政府网2013年发布信息,康美药业成为普宁纳税第一的企业。 

当繁华落尽,今天的马兴田锒铛入狱之时,有人透露,当年的康美上市,马兴田行贿了中国证监会原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的处长。 

那时这位证监会的处长还担任揭阳市政协常委、普宁市人大代表,许冬瑾也同时是揭阳市人大代表和普宁市政协委员。另外还有曝光显示,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受贿,其涉嫌协助马兴田等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揭阳市第四届委员会副主席和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广东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劳动模范等。 

04

钱去了哪

马兴田把钱都弄哪去了? 

在2016年、2017年,当时康美药业为主的部分依然在大力拓展医院产业,马兴田以控制的康美实业为主,向外扩张着大健康产业,在全国多地如火如荼的布局着康美健康小镇、康美健康城等项目。 

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7月,马兴田控制的康美实业出资成立了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当时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同样为马兴田。7月,康美实业就宣布拟投资68亿元在普宁当地建设“健康小镇”,占地面积超2000亩。10月,市场上再次传出消息康美将在昆明建设千亩“健康城”。 

当时康美系的大健康产业可以说是大举扩张。根据康美健康官网介绍,康美健康小镇计划布局的主要有三大特色IP项目,为“康美健康小镇”、“康美健康城”、“康美健康颐养社区”。这些项目计划实施的区域包括云南昆明、丽江、甘肃陇西、张家界、湖北通城、广西玉林、内蒙古通辽、广东湛江等地。 

2018年5月9日,由康美实业投资20亿元打造的康美丽江健康小镇项目在云南丽江举行启动仪式,按照项目介绍,丽江的这个项目名字叫康美健康颐养社区。 

1637539482755434.jpg

2018年10月,康美实业拟投资60亿元打造的康美甘肃陇西健康小镇项目启动,该项目此后也尚未传出新的进展。 

2019年9月,康美健康小镇投资公司旗下的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昆明)有限公司之子公司,以40.29亿元总价揽入昆明呈贡615亩土地,溢价率59.32%。 

此外,根据康美健康的官网上介绍,还曾计划在张家界主城区的西侧建设一个健康小镇,规划总面积约4600亩;计划在安徽黄山建设一个面积为6382亩的健康小镇;在贵阳规划总面积为7073.8亩的健康小镇;在湖北咸宁规划一个10680亩的健康小镇。这几个健康小镇的项目正式运营计划时间都显示为2023年。 

但实际上,除康美咸宁健康小镇在2018年有公布过详细规划外,其余健康小镇项目均无其他信息,而目前康美咸宁健康小镇也无其他新进展公布。 

05

金蝉脱壳

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是马兴田核心资产,远比上市公司康美药业更值钱,但这块肥肉,已经转移到了他子女的手里。马兴田本人于2018年10月退出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有限公司,其股东变更为马嘉腾、马嘉霖二人。 

至于已经面临破产重组的康美药业,不过是个榨干了的空壳 

手上握着多地项目和土地的康美健康小镇投资公司,对外投资有14家企业,包括康美健康小镇健康养老(通城)有限公司、康美大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康美健康小镇投资普宁有限公司、康美健康小镇投资(咸宁)有限公司等。 

马兴田和许冬瑾有三个子女,通过乾坤大挪移掏空康美药业的同时,也是渔猎资本的好手。 

马兴田的女儿马嘉霖赚到自己的第一个10亿元是在她23岁那年,从创业板上市公司盛讯达(SZ.300518) 

2011年,马嘉霖18岁,一位尚在念书的大三学生。这一年3月,刚刚成年的她就突然入股了深圳一家计划上市公司盛讯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1500万股原始股,占股21.43%,位列第二大股东。 

2016年,盛讯达成功登陆创业板,发行价22.22元,不到一个月就冲到了190元。23岁的马嘉霖身家最高时超过了28亿,那一年光年底持股分红的零花钱就有247万。 

但是,上市仅半年后,盛讯达就宣布因重大重组停牌。这一停就停了7个月,复牌之后10个交易日,盛讯达的股价就从125元跌到了60.92元。 

截止到2020年9月底马嘉霖仍然持有该公司1300万股,是第二大股东,目前账面价值超过5亿元,2017年11月,马嘉霖曾因短线交易收到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 

马兴田的二儿子马嘉腾,在资本市场的操作套路差点跟他姐姐一样。1997年出生的他在19岁时就砸下6218万元突击入股了一家叫趣炫网络的拟上市公司,名列第三大股东。但“不幸”的是,证监会对游戏公司的IPO审核趋严,这家企业没能成功上市,马嘉腾的收割计划也落空。 

6.png

马嘉腾

马氏家族中,唯一没染指A股的可能只有三公子马嘉骏了。在康美药业没暴雷之前,这位高调的小富豪酷爱豪车:在他的车库里,有全中国第一辆布加迪凯龙,也有近3000万才能拿下的帕加尼霸下,还一次拿两辆,什么兰博基尼雷文顿、科尼塞克agera,法拉利拉法…. 

当下的康美药业早已被榨干,“主理人”锒铛入狱,但是欠下投资人的钱,盘根错节的债务纠纷,向谁来追讨罚款和赔偿,留下太多无解的问号。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国办: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纾困帮扶力度

上一篇:里程碑!全球首款阿尔茨海默病疫苗进入临床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