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一起5000万医疗腐败案,及其背后的黑色链条
发布时间:2021-10-13 08:52 来源:八点健闻

一起绑架案,当地最大公立医院的两任院长相继落马,医疗卫生系统76人被处分,涉案金额5000余万元。

这是昨天中纪委官网披露的一起不寻常的医疗腐败窝案。

一、院长被假冒纪委的卫计委官员绑架了

这起贪腐大案的破获的契机,是一起绑架案。

据《广西新闻网》与中纪委官网报道,2017年2月16日凌晨,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最大的医院,来宾市人民医院的原院长周方被人绑架了。

绑匪携带手铐、绳子、铁链等工具,将周方绑架至郊区山洞,敲诈勒索10万元,随后,周方被释放,劫匪们则共同分赃。

但与一般绑架案不同的是,在这起绑架案中,劫匪还冒充起了当地纪委,不惜用吊打、鞭抽等暴力手段,逼迫受害者交代受贿史。

他们甚至拿到了周方写下的“受贿事实”——据《南国今报》2018年的报道,当时的周方虚构了自己受贿过一辆越野车的事实。

周方被释后,警方很快侦获了这起绑架案。

经查,劫匪中的主犯韦某峰是当地卫计委主任科员,冒充纪委是他的主意。

因工作关系结识周方的韦某峰一直怀疑周方受贿,韦某峰认为,如能拿到周方的受贿材料,拿住了对方把柄,这位公立医院院长便不敢报警。

于是,这位卫计委主任科员决定“黑吃黑”,策划了这起假冒纪委的绑架案。

当年的12月28日,当地法院对这起绑架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韦某峰和两名同伙有期徒刑11年至12年不等,同时分别并处罚金4万元。

二、虚假的受贿材料与真实的塌方式腐败 

然而,在该次冒充纪委的绑架案中,周方虚构的“受贿事实”,却帮了真纪委的大忙,一举牵出了一条医院腐败的黑色利益链。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报道,早在2011年,就有群众陆续向有关部门举报周方的受贿问题,但直到2017年绑架案前,相关举报始终无法查实。

周方的绑架案破获后,虽然当时的“受贿材料”已被劫匪销毁,来宾市纪委通过提审相关劫匪,询问追查线索,找到了周方虚构材料中的受贿人和赃物,并最终,顺藤摸瓜找到了周方受贿案的突破口,查明了周方的受贿事实。

10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最新一期深度调查节目——《斩断围猎与被围猎的黑色利益链》报道,2003年至2018年,周方在担任来宾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院长期间,收受近20名医疗行业商人财物,共计1810.6万元,另有939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镜头下,周方将医疗回扣的潜规则和盘托出:药品、医疗耗材、检验试剂及医疗器械等产品每次招标前,周方都会向关系密切的商人暗中“通报”设备参数、预算价格等信息,并要求相关科室按照这些商人代理厂家的设备参数“量身定做”采购标准,隐形决定中标供货商,再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回扣高达10%。

医疗设备采购公开招标变成了“走过场”,代理商为维持长期业务,院长、科室主任和临床医生都一一打点,“院长拿大头,科长拿小头”,一张严密的庇护网便编织而成。

纪委的网站上提到:在周方的影响下,这种畸形的上行下效像瘟疫一般在来宾市人民医院蔓延开来,医院政治生态被严重污染。原副院长徐某某甚至在周方被市纪委监委留置的当天,仍收受他人贿赂5万元,12天后继续收受贿赂15万元……

三、2000多万的受贿款在院长圈子里稀松平常?

“周方受贿2000多万元的行为在院长圈子里稀松平常,涉案金额并不算高。”一位曾与周方相识的民营医院院长吴昊(化名)向“八点健闻”提到。

在中纪委的纪录片中,一位晏姓医疗器械商说到,整个行业的潜规则都是这样,“大院长小院长,走过来都存在。”

吴昊解释称,“来宾市北邻柳州,东连桂林,经济较周边地区落后。来宾市人民医院作为本市最大的公立医院,想留住本地患者,运营压力不言而喻。院长养活几百位医院员工需要大量资金,钱一方面来自财政拨款和医院运营,另一方面则来自灰色收入。‘大河满了,小河才能有水’,供应商只有过了院长这一关,才能打点下面的科主任和医生。”

而在吴昊印象中,“周方是个本分的人,举手投足颇有教养,能力出众。他能做十几年的院长,说明得到了医院员工和政府的认可。实际上来宾市人民医院此前的运营情况还不错,上次与周方见面时,医院还没有负债。”

对于医疗腐败治理问题,吴昊称每年11月~12月,各地卫健委或医院会组织医德医风专项会议,鼓励院长、医生匿名上缴收受的钱财,但效果有限。

周方的案件发生在2017年,而如今中纪委旧事重提,实际上是将医疗反腐之剑指向了医疗设备招标采购。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相比药品、耗材领域的利益输送,医疗设备招标采购周期长,中标价格高,利润高,给出的贿赂更加丰厚,涉及人员更多,情况也更加复杂。

一般来说,公立医院的大型设备招标采购首先由科室提出采购计划,医院内部开会讨论,进一步评估是否需要购买设备。如果确定购买,还需要向卫生主管部门打报告,批复后才能进入招标、采购流程。

在这个过程中,一般都非常不透明,漏洞和寻租的机会更多。

与药品、耗材集采不同,医疗设备仍然由医疗机构自行筹资、分散招标采购,也就是行业所说的“医院标”。在这个过程中,采购操作权、决定权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在外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就很容出现“明招暗定”,让招标采购流程沦为形式的现象。

医疗设备的参数、档次、功能和采购预算等是关键信息。一旦确定,基本上也就决定了要采购哪种设备。

在既往行贿受贿案件中,医院院长等主要负责人把参数等信息透露给经销商,甚至在上报采购申请时,为某企业产品“量身定制”参数和预算,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让指定企业中标的目的。

目的达成后,企业就会“知恩图报”,送现金、送车、送房等方式答谢主管的院长或副院长。

由于价格较高,涉及医疗设备采购的行贿受贿的金额,相比药品、耗材也往往更大。此前曝光的山东烟台莱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原党支部书记、院长郭军受贿案中,飞利浦代理商针对彩超机,曾经给出过相当于每台30万元的回扣。

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原院长柴多采购牙椅,曾收了西门子代理商给的30万元,帮助其顺利中标。

四川眉山市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建民在采购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呼吸机后,还曾收受知名品牌代理商花86万余元购置的房屋,10.8万元购买的车位等。

而医疗设备招标采购中,中标只是第一步,真正进院、使用,还需要活动更多关节。因此,在医疗设备交易中,从院长、副院长到科长、临床医生都是被围猎的对象。

企业代表指出,如果不一一打点,医院即便采购了设备,也很可能不使用或少使用,后续订单也可能没有了。

而且医疗设备还有约30%是封闭设备,只能使用同品牌的检测试剂等耗材,这也是不菲的收入。甚至有企业将设备赠送或低价卖给/租给医院使用,仅靠卖试剂就可以年收入30万到40万元。目前中国体外检测剂市场规模已达到千亿以上。

此外,医疗设备还需要定期维护,否则就要承担昂贵的修理费。根据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邓文艳等人于2018年3月,对北京11家医院、浙江省22家的三甲医院的研究发现,每年的设备总维护费用在5.38亿元,平均费用约为1735.47万元。

很多进口产品只能厂家自己完成,都是收入来源。

因此,企业在维护关系上也很舍得花钱,一台招标价1500多万元的医疗器械,出厂价可能只有500多万元,至少要拿出300多万元用于打点。

而在这个黑色利益链中,院长拿的是大头,可以高达10%到20%。这便是吴昊认为,周方作为院长,受贿2000万的行为“并不算太多”的背景。

四、医疗反腐开始向管理者开刀?

不同于普通医生围绕药品、耗材购销的商业贿赂、回扣,医院管理层的腐败,更多集中在准入环节,医疗设备和基建的招标、采购都是其中重头。

有民营医院院长告诉八点健闻,此前斩断带金销售链条的努力,主要还是从临床医生这类“小角色”入手,包括药品、耗材的带量采购等手段,实际上还没有触及深层次的贪腐。

如今,随着反腐对医疗设备招标采购环节动刀,医疗反腐的利刃也终于开始触及医疗腐败最坚硬的部分了。

近年来,从《监察法》将公立医院院长纳入监察范围,到党建中终止“院长负责制”,执行“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中国医疗反腐的利剑已经频频向医院主要管理者发力了。

据人民日报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全国至少已有50名医院院长、书记因违纪违法落马被查,其中不乏大三甲医院院长、书记双双被抓、连续多名院长被抓的案例。

这里面就包括了四川省阿坝州人民医院原院长谷运麒;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董辉军和他的妻子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倪虹;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一医院原院长孟庆刚等一系列轰动一时的大案。

检验科作为医院里“闷声发大财”的科室,院长、科主任在这一领域栽跟头、落马的,也不在少数。

比如孟庆刚的案件中,2014年,他承诺采购某医疗器械代理商的数字血管造影系统,条件就是一套位于海南三亚的房产,当时售价142万元;2018年又在医疗设备采购中向代理商索要了50万元回扣。

医疗设备招标采购中的行贿受贿屡禁不止,甚至愈演愈烈,让很多优秀的医院管理者、临床专家相继落马,不仅给当事人及其家庭造成伤害,对医学界也极大的损失。

根据行业媒体曝出的消息,7月14日安徽省召集罗氏、贝克曼、雅培、西门子、迈瑞等17家临床检验试剂企业召开了一次座谈会。会上,安徽省医保局副局长万勇言辞激烈,直指部分企业大搞商业贿赂,知名专家进了监狱,专项带量采购都是被企业逼的。

而在检验试剂产品背后,也还是医疗设备行贿的旋涡。

几天前中国政府网官网刚转发了新华社刊发的《安徽省在全国率先启动省级集采大型医用设备》;如今,中纪委又公开扯下了医疗设备招标采购过程中的商业贿赂“遮羞布”。

这意味着,医疗反腐已经向医疗设备招标采购环节的商业贿赂宣战。这也拉开了医疗反腐进入了“深水区”,将开始新一轮“硬碰硬”的大战。

针对医疗设备的利益输送,全国其他地区,很难像安徽一样通过集中带量采购等手段来推进,只能靠划定反腐“红线”、增强巡查、专项整治、抓受贿也抓行贿等手段多点发力来实现。国务院与中纪委相继表态,无疑对还不收手的围猎者、被围猎者,都将是一种震慑。

参考资料:斩断围猎与被围猎的黑色利益链,中纪委官网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唱吧十年,江湖旧梦

上一篇:苹果“死盯”第三方维修市场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