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互联网金融观察
流量明星运营模式 正在毁灭真正的文艺批评
发布时间:2021-08-05 15:04 来源:新京报

这些年,对真正的文艺批评,流量明星的粉丝同仇敌忾、欲除之而后快。

吴亦凡事件引发的蝴蝶效应让我们看到,围绕流量明星,已催生出一个庞大产业。而当下,它的根基有了松动的趋势。

近日,中共中央宣传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指出,要开展专业权威的文艺评论,“不唯流量是从,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并强调“抵制阿谀奉承、庸俗吹捧的评论,反对刷分控评等不良现象”。

网信办也开始深入清理饭圈违规不良信息。截至目前,累计清理负面信息15万余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解散不良话题814个,拦截下架涉嫌集资引流小程序39款。

图片

▲中央宣传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新时代文艺评论工作的指导意见》。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官网截图

流量指挥棒下崩坏的文娱生态

粉丝运营是流量明星模式中最重要的部门之一。组织、动员粉丝刷数据,是粉丝运营的核心工作之一。因为流量明星几乎没有表演、音乐才能,或者具备一些业务能力但水平不够。于是,控评就成了维护流量明星商业价值的必选项。

控评催生出公关公司。公关公司负责摆平主流媒体、影响评分网站,使用营销号参与流量相关的口碑营销,制造谣言抹黑竞争对手。特别是公关公司动员粉丝争夺番位。这些年,艺人在争番位这件事上非常热衷,因为涉及商业利益太大,但表现形式是以粉丝争番位的面目出现:粉丝们攻击批评者,甚至鼓励人肉批评者,继而向线下发展,威胁一切可能影响流量明星口碑的人,网络乱象由此一发而不可收拾。最终,流量明星运营模式希望消灭文艺批评,只剩下营销号评论,只剩下粉丝评论。

所以,这些年,对真正的文艺批评,流量明星的粉丝同仇敌忾、欲除之而后快。这导致行业批评噤若寒蝉,专业批评被抹杀,新媒体、自媒体的评分体系被污染,舆论环境崩坏。

内容和数据泡沫的悖论

此前有粉丝把牛奶倒沟里,形成新闻,这个浪费令人触目惊心。但是大家可曾想过,都说粉丝消费能力强,但他们怎么不是把跑车推进沟里,不是把奢饰品扔沟里?

还有流量明星代言了瑞士伯爵表,随即网络热搜出来:哪里可以买到伯爵表的假表?此后假表销量骤增。

从那以后,很多奢侈品都不敢找流量明星代言了。目前,互联网资本围绕流量推出的产品没有文化内容,流量靠“数据女工”刷量。这样的内容不具备收费能力,“数据女工”只能消费酸奶和自热米饭,她们自己没有收入,需要用压岁钱追星。而今,这个模式陷入了巨大的困境,想转型靠内容收费,却发现自己做不出真正的内容。

靠资源不靠能力的行业闭环

流量明星,年纪轻轻却能轻松获得巨额财富。他们很清楚自己没有实力,数据靠造假,口碑靠控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很难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因为完全不会演戏也能成为主演,甚至获得表演大奖。这意味着流量明星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什么都能搞定。

依赖流量明星模式的长剧生产购销机制更加深了他们的类似幻觉。一部剧,有了流量明星即有投资,即能销售,剧还没有拍就能获得报价,这时候,剧本完全不重要,明星几乎成为唯一的定价标准。

因此,反观这个以流量明星为中心的长剧生产模式,其内容必然是空洞、悬浮的。这些年,这个模式催生并炮制了大量的文化垃圾。反讽之处在于,这类剧往往能获得巨大收益,让出品方挣得盆满钵满。

值得玩味的是,几大视频平台这些年处于整体亏损的境地,每年总共亏损200亿左右。行业整体亏损的大形势下,一些制作机构、流量明星、平台中的某些人却成了巨大利益的受益者。

究其原因在于,流量明星为中心的影视内容生产,必须建立在垄断的基础上,从创意、创作、制作、艺人经纪到营销发行、播出,要形成闭环,自己制作再卖给自己。这个机制通过把成本、剧集销售价格做高,在资本市场上做出漂亮的数据,这一过程中故意制造巨大的灰色地带,从中获利。

从这个角度,我们就能理解流量明星的高片酬从何而来。同样,也就容易理解资本为什么不青睐演技派演员。调查显示,喜欢演技派演员的观众,往往相对成熟,对内容有一定的要求,且有一定思考能力,虽然他们的消费能力更高,但他们的审美能力和对内容的要求,会造成创作风险增加、内容不可控、内容模式无法复制等一系列麻烦。

经资本筛选,流量明星吸引缺乏思考能力的只关注颜值的年轻粉丝为主体的消费群,虽然他们的消费能力不如喜欢演技派的,但他们容易被调动、被动员,可以制造轰动的舆论,并毫不介意参与到数据造假的活动中来。通过这一系列操作,可以实现稳定的商业模式,即:只要控制好流量明星,可以不做出好内容,也不用担心销售,形成这样一个依靠行业资源而不是行业能力就可以盈利的模式。

文娱产业应回归专业与作品

回到流量明星本身来看,他们缺乏专业、对口的训练,跨行参与影视作品的演出,却获得重要角色,在主流平台以中心人物的面目出现,并形成巨大的示范效应。年轻人热衷于参加平台组织的选秀节目,希望一夜成名,专业院校长达四年的专业训练,不再是年轻人的首选,寻找一个好的经纪公司,寻找一个高曝光率的平台,远比专业训练重要得多,行业风气崩坏。

流量明星个人盈利能力很强,但是内容盈利能力经常为负数,一演电影就票房惨败。目前,商业成绩最好的案例是在数字唱片方面。数字唱片单价低,通过粉丝重复购买获得销量。但是,歌曲本身不流行,没有人听,于是,出现了内容与艺人的新型关系:艺人是主体,艺人本身是产品,艺人参与的唱片、影片、剧集是衍生品,艺人与用户最佳的交流方式不是影视音乐内容,而是真人秀。

今天,吴亦凡只是一个表象,其背后蕴含的资本逻辑,尤其是行业垄断,才是我们最需要警惕的,他们阻碍了影视文化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也是当前文化产业面临内容升级过程中最大的敌人。有必要进行一次深刻的行业改革,让文娱产业回归专业,回归常识,回归作品。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你算老几”事件背后的中芯国际...

上一篇:网传徐晓峰疑因开设对赌ETF盘(杠杆合约)被抓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