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银行
《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即将出台,助贷模式面临深度调整
发布时间:2021-08-04 15:39 来源:消金界

  7月30日,人民银行召开了2021年下半年工作会议。根据会议内容,下半年人行的重点任务,包括推动出台《征信业务管理办法》。

  这表明,在经历了将近5年的调研起草之后,《办法》终于要正式推出了。

  此前,《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与《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联手限制了互联网平台与银行合作发放联合贷的模式。

  包括其后《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的下发,虽然意味着互联网平台彻底退出联合贷,但当时业界认为,至少《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确认了助贷的合法性——所以助贷是可以放心做的。

  确实,从那之后,主要的互联网金融科技平台都转型做纯助贷了——贷款由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金融机构来发放,互联网平台只做导流。

  但与此同时,助贷模式本身的政策风险也开始被屡屡提及,行业开始担心,即便是助贷模式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毕竟,所谓的纯助贷、纯导流,其实包括获客、运营、风控、贷后,可以说涵盖了互联网贷款业务的全链条。

  现在,随着《办法》的落地,这种担心即将成为现实。以目前助贷业务涉及到的数据和模型,势必会因《办法》的推出受到极大的影响。

  目前的助贷模式肯定要做出调整,但是我们也需要看到,如果真一刀切的话,影响的恐怕不仅仅是互联网金融科技平台们,整个互联网信贷业务都可能会受到冲击。

  从严管理在达到监管目标的同时,也要重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数据问题是核心问题

  站在监管的立场,目标也很清楚,就是要把资金流和信息流都监管起来。

  所以,如果说《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将互联网贷款拉回到持牌金融机构体系内,从而实现了对资金流的监管的话,那么《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实际上就是要通过持牌的征信机构,将信息流监管起来。

  而在互联网时代,所谓信息流其实就是数据流,要通过对数据的管理达到对信息的监管。

  在信息采集方面,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征信机构不得采集个人的宗教信仰、基因、指纹、血型、疾病和病史信息,也不得采集个人的收入、存款、有价证券、商业保险、不动产的信息和纳税数额信息。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征信业务进入数字化时代,仅仅靠《征信业管理条例》的这些规定,已经不能很好的监管信息流。这就是为何要出台《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信业务的规则、征信的边界、信用信息的使用都需要重新界定。

  根据《征信业务管理办法》,信用信息是指为金融经济活动提供服务,用于判断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的各类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个人和企业的身份、地址、交通、通信、债务、财产、支付、消费、生产经营、履行法定义务等信息,以及基于前述信息对个人和企业信用状况形成的分析、评价类信息。

  在这里,征信信息的范围扩大了,而且只要为金融经济活动提供服务,用于判断个人和企业的信用状况的就属于征信行为。很明显,互联网平台的助贷业务中包含了征信行为。

  但征信只能由持牌征信机构做,其他机构不能做。监管就是想在金融机构、征信机构、导流平台之间明确界限,这点在最近传出的断直连上表现的很明显。

  人行征信管理局要求,互联网平台在与金融机构展开引流、助贷、联合贷业务时,不得以申请信息、身份信息、基础信息、个人画像评分信息等名义,向金融机构提供个人主动提交的信息、平台内产生的信息或从外部获取的信息。

  这就是所谓的个人信息与金融机构的断直连。

  助贷平台的数据必须先给到合作的征信机构,不能直接给金融机构。而且,平台还需要说明信息的来源、谁处理信息,怎样处理的信息。

  根据《征信业务管理办法》,征信机构采集信用信息的,应当对信息提供者的业务合法性、信息来源、信息质量、信息安全、信息主体授权等进行审核,保障采集信用信息的合法、准确和可持续。

  此外,征信管理局还要求,平台机构要重新修改完善个人征信业务整改报告,并且增加整改后平台—征信机构—金融机构的业务合作流程图及文字说明,同时对各业务环节的信息采集、加工、处理主体、信息流和资金流流向等做出详细描述。

  也就是说,平台做助贷的时候,不但要选择一家征信机构合作,而且还要接受征信机构的审核,说明数据来源、数据加工、数据处理,确保提供给征信机构的数据合法、合规。

  征信数据不能在互联网平台和银行之间直接流通了。

  应该为助贷留下激励空间

  其实,即使没有断直连,在助贷业务中,平台也不愿意将数据直接给到银行,都是能少给的就尽量少给。

  以腾讯微加的信用卡导流为例,某家银行与腾讯合作为信用卡导流,用户在微信信息流中看到广告,填了简单个人信息提交申请需求后,该行的客户经理会联系到申请客户,但申请能不能通过,要看腾讯微加的审核,双方都要等腾讯微加的审核结果,如果通过了就可以往下开卡,如果没通过,客户经理也没办法。

  可以看出来,在这个导流中,腾讯微加给到银行的,应该仅仅是一个个人风险评分,而其他更详细的申请数据、场景数据、行为数据根本就不可能给到银行。

  在助贷上,只能由互联网平台来主导合作规则。金融机构要么想要数据要不来,要么即使要来了,自己也没有很强的处理能力。

  所以,在数据上,互联网平台和银行之间的博弈一直在进行中,现在随着断直连的要求,随着《办法》的落地,互联网平台之前不愿意给金融机构的数据,以后要给征信机构。

  而在征信彻底回归征信机构以后,平台将变为征信信息的提供者,只要是助贷业务中用到的数据,都要提交给征信机构,包括贷款申请者提交的个人信息、平台内产生的信息或从外部获取的信息。

  银行则需要通过征信机构来获取申请用户的征信报告,然后自己再做审批。

  其实这里体现了监管一直以来强调的一个问题——银行要独立做风控。在之前的助贷模式下,流量在平台那、数据在平台那,平台相当于既做了征信又做了风控,金融机构要么没有动力与能力去进行独立风控,要么想做也没有数据。

  现在通过平台——征信机构——金融机构这样一个信息流的链条,逼着银行自己独立风控。

  但这样的话,站在平台的角度,流量与数据本来是最大的优势,在平台——征信机构——金融机构下的助贷模式,不得不将助贷涉及的数据交给征信机构。一个是现有的业务要做合规,另外肯定要根据自身情况,调整接下来新业务的模式。

  对于有场景的互联网平台,有大量的平台内生信息,在现有规则下,这些信息只要不用于助贷就不用提交,如果用于助贷就要提交给征信机构。如果平台不想将太多的底层数据和模型交出去的话,那么其助贷的动力就会下降。因为还有其他业务,长远来看,金融科技业务板块或许会被降级,其实这种情况已经发生。

  再就是一些主要靠从外部获取信息的金融科技平台,他们受到的冲击比有场景的互联网平台要大得多。

  有些金融科技平台,退出P2P、退出联合贷之后,开始转型做纯助贷——只为金融机构导流。但这个导流并不是推荐一个有贷款需求的客户那么简单。这些金融科技公司深耕互联网金融多年,在底层数据、算法、算力、模型方面都有很深的积累,给金融机构的导流实际上涵盖了获客、转化、风控再到贷后管理。

  现在头部的金融科技平台每年都要花几个亿,甚至超过十个亿的广告费用,去从外部平台购买流量,然后培育自己的产品和系统,再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如果要把助贷的所有数据和模型都报给征信机构,那么这些平台是否还会每年花数亿的资金去购买流量?

  当然,除了《办法》的要求,平台做助贷的积极性还取决于利润。但是在整体利率要压降到24%以内的监管趋势之下,留给助贷平台的利润空间已经不大。

  在数字化时代,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客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尤其是对众多没有自己流量的中小银行来说,获客上尤其依赖于与第三方,尤其是互联网平台的合作。虽然银行一直希望,在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导流合作中,能掌握更多的主动权。但如果互联网助贷的空间被压缩的太大,银行等金融机构未必就能如愿以偿的既得到流量又得到数据。

  因此,在互联网平台、征信机构、金融机构之间,明确界限做好规范是必须的,但留下激励的空间也很重要。

  财经钻CZ,真正的价值币,推动创新、科技、创业投资、价值型财经等等的进步和发展。

  客服QQ:318059325  微信:wdcjcne  邮箱:kefu@cjz.vip

  一:财经钻CZ详细介绍:

  https://www.cjz.vip/uploads/868369.pdf

  二:财经钻CZ相关介绍:

  https://www.cjz.vip/99989216.html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华融消费金融要易主 牌照怎么办?

上一篇:财富管理将迎黄金发展时期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